Friday, November 19, 2010

Asian Destiny (我們的完美人生)

吃晚飯的時候,電視上剛好播放著今天韓國舉辦大學聯招的新聞。內容大概是說這個一日定終生的考試對韓國人的重要性,連上下午的英文聽力考試時間,為顧及鄰進考場考生的權益,飛機的起降都被禁止。新加坡新聞煞有介事的報導韓國大學聯招,讓我有種荒謬的喜感,連同樣文憑主義掛帥的新加坡人都嘖嘖稱奇,可見韓國聯招確實不同一般。

我想到許小臉也是這麼過來的,當年的他也是把六、七十萬考生踩在腳底下,這麼多年以後來看,不過也就是這麼回事。念了名校著實給他帶來無比的社會資本,但又如何? 他出了韓國,SKY的學歷還有人鳥嗎(科科,我們NTU的國際排名還比較高咧)? 這些東西不過能在韓國自high用而已,當你不想留在韓國自high,你終於驚覺原來這個教育體制浪費了自己那麼多年的青春。我是很恨NTU的,但我知道它浪費我的青春畢竟沒有許小臉的學校浪費他的青春來得嚴重,而且許小臉一學期的學費幾乎可抵我4年學費。
 
Matt Ridley在TED的一場演講"When Ideas Have Sex"裡,提到手斧和滑鼠的差別標示了人類文明的演進。同樣易於人類使用於手掌,手斧可由個人獨立製成,但世界上恐怕沒有人知道如何從無到有的製造出一個滑鼠。滑鼠公司的老闆知道怎麼經營公司,生產線的工人只知道如何組裝,他們都不知道怎麼去開挖製造滑鼠用的石油。他進而說明為什麼自己不太參與IQ的辯論,因為人類文明的演進並不取決於個人的聰明才智,而是取決於社會裡的個體們如何有效的交流意見、相互合作。我想這解答了為什麼亞洲可以孕育出一堆神童,卻不代表社會的進步、國家或產業的發展程度,可以超越歐美國家,而且神童們一般還得到歐美受教育,才能繼續發展。亞洲培養出的神童要到培養不出神童的國家才能有所發揮,這說明了"神童崇拜"其實是個很弔詭的概念
 
亞洲人迷戀神童也不是三兩天的事(以前看過研究中國古代神童的生活之類的文章),在有限的將來亞洲孩子們還是得繼續靠著聯考維繫人生目標;出了社會,就賺錢、買房買車、成家、養孩子。這難道不是生活在亞洲的人們,多麼目標明確的完美人生嗎。

2 comments:

  1. I enjoy reading this post and your blog as well.

    ReplyDelete